????林知意和秦熠处理完后续也赶了过来,可兰栎依旧没有出来。

????一直到三小时以后,主治医生才推开门,摘下了他的口罩。

????一堆人蜂拥般的围了过去。

????“医生怎么样?兰教他怎么样?”

????“栎哥身体出了什么问题?”

????“兰教有没有事?”

????“兰教他……”

????医生被这阵仗吓到,稍稍往后退了一步,他清清嗓子,活动了发酸的手腕,道:“我们在术前,先给病人做了个前身检查,确认为肺癌早期。”

????“肺癌?”

????莫聪质问一句,挤开扑在前面的秦煌,又问:“兰教怎么会得肺癌,你给我说说清楚!”

????“莫聪。”程敬阳皱皱眉头,将他拉回来些,“别冲动,听医生慢慢说。”

????“病人肺病的严重程度,已经不只是一两年能够积攒下来的。这个病可大可小,在去年应该就发生了癌变。撑到现在还只是早期可治愈,已经能说是个奇迹了。”医生看了眼众人的反应,见没人过激,便接着说道:“但国内的技术,并没有保守安全的治疗方法和休养条件,我的建议是,把病人送出国接受针对治疗,这样能最大程度保持病人的身体状况,也能更彻底更有效地进行治疗。”

????莫聪沉寂下来。

????他低下头,喃喃道:“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么?”

????“我说的办法,是最好的办法。”医生重新戴上口罩,“病人马上会出手术室,家属过来签个字,谢谢配合。”

????字是程敬阳签的,兰家一个人都没来。

????兰栎被推回病房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。

????秦熠叫人送了外卖,可那外卖放到彻底凉了,也没有人去动。

????所有人安安静静地坐在vip病房中,默默地关注着点滴瓶里的盐水一滴一滴下落,仿佛是在数着时间。

????“好了,都打起精神来。”林知意蓦然出声,将外卖的包装袋解开,一份一份拿出来,“大家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,说不饿是假的。既然饭已经都买回来了,那不吃就是浪费。我知道大家都很担心阿栎,但你们的兰教,平时最挂心的就是你们的身体。要是他醒来看到你们一个个都面黄肌瘦的,你们让他还怎么安心养病,嗯?”

????林知意最先将饭递到了秦煌手里,接着是白苏,莫聪,杨铭,最后是程敬阳。

????“医生都说了,阿栎的病是可治愈的,我们大家都要放宽心,把一切都往好的想。阿栎他这么好,老天对他,也一定是仁慈的。大家先吃饱饭,就算要做点什么,也一定不能饿着肚子,对不对?”

????秦煌乖乖地打开饭盒,含着眼泪把饭往嘴里塞,他味同嚼蜡,吃着吃着,用手臂捂住眼睛,呜咽着哭出声来。

????“吃饭,别哭了。”程敬阳这般说着,自己面前的饭却是一动不动,“你在长身体,少不了这一顿饭。比赛前你还在生病,怎么,想让栎哥醒来看见你躺在他旁边?”

????“我不想!”秦煌猛地擦干眼泪。